請先綁定手機號

位置:首頁 >原鄉

以沱江的名字喊出一個時代——淺評郭毅組詩《沱江描述》

這個標題很有氣場,出自郭毅組詩《沱江描述》之一《從九頂山順流而下的腰肢上》。

幾個月前,在資陽二娥湖畔“雁江區作協散文創作提高班”上,遇到一個深沉的中年男子,鄰座說:他叫郭毅,詩人,好作品多,人稱“郭大師”。

我開始打量起他來:中等個兒,亮腦袋、高額頭,眼睛靈動、薄唇輕翻,感覺他是一個集睿智、靈動、狡黠于一體的“怪物”。他坐在竹林下的角落里,背靠椅子、頭枕修竹,帽檐蓋在臉上,卻什么動靜都入耳入心。

從寒暄到交談,到互加微信。我們的“認識”很平常,沒有“邂逅”的心驚,亦無“一見如故”“相見恨晚”的激動,似乎一切都是注定的、應該的,與“奇遇”毫不相干。散伙時,手機微信上傳來郭毅新作:組詩《沱江描述》,共五首。附言只有五個字:寫個評論吧。

給大師作品寫評,壓力山大,功課得做足了。在此過程中,我才真正認識了郭毅,讀他的詩,尤其是他寫家鄉的詩時,便有了一種朝圣的虔誠。

誠惶誠恐中,我一遍又一遍地咀嚼組詩里流淌的江水。

《沱江描述》是一組贊美詩,它跳動的音符,如湍急的江水,從九頂山,從斷崖頭大黑灣,從金堂峽,噴薄而出,驚濤奔涌,拍打這并不堅硬的腦殼,一浪強過一浪,我被震得兩耳發聵,滿天都是流星在飛。濺起的浪花,也是漫天飛揚,似云、似霧,最終都化作了傾盆大雨,在電閃雷鳴間,朝著我的靈魂澆注,一波接著一波,經久不息。

猶如精怪化神渡雷劫,煙消云散后,混沌變得清明,模糊開始亮彩,沱江也就柔美了,如發絲,輕緩地滑過指間,柔滑得富有質感。

……

九頂山不是巴顏喀拉,沱江就不會有黃河那樣狂野咆哮,也不會有長江那樣桀驁跋扈。她相對寧謐、溫婉,卻也自信、堅韌,就像一個久經職場的女人,有時文靜柔美,有時又堅強剛毅。

這是沱江的屬性,也是《沱江描述》的豐富色彩和質感之美。

郭毅的小眼睛有些奇特,它長出了靈動,也長出了深度。它用靈動去感知美,又用深度去遴選美。這種挑剔十分冷酷,等待它的挑選更是殘酷虐心。

顯然,沱江夠分量。她在川中丘陵間盡情抒發自己的秀美,有著樸質的自然之美,更有著厚重的歷史之美,但她美而不艷、麗而不嬌。郭毅感知到了,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體香。

那是處子獨有的芬芳。讀罷《沱江描述》的之二《她在住處的前庭招手致意》、之四《雨水中的前方》,鎮定如我者,也沖動得要做她三生三世的情人。

這是一種功夫,更是一種境界。正如蘇軾與法印蕩舟西湖,一邊欣賞湖光山色,一邊品茶閑敘享受優雅時光,而后傳出的那段詼諧佚趣:心中有佛,眼中有佛。

對于佛,法印肯定比蘇軾虔誠,而虔誠來自于信任——對佛的信任,更重要的是,對自己是不是有著足夠的信任。要有一顆虔誠的心,就一定要判定準確、意志堅定,不可左右搖擺、不猶豫徘徊,做詩人更應如此。

《蒙娜麗莎的微笑》感染了整個歐洲,也感動了我們。不是因為她那寧謐、端莊的微笑,而是她微笑的臉上,瞳孔里、嘴角上,都鐫刻著自信、鐫刻著希望。

連時光都無法將其抹去。

或許,作為模特兒的蒙娜麗莎,本身沒有這種屬性,而從中世紀夢魘里徹底走出來了的達芬奇,卻給作品注入了自己的希望。剛剛淌出中世紀的歐洲需要這種自信。

郭毅也將這種屬性,賦予了沱江,賦予了《沱江描述》。

《春江花月夜》無疑是中國古詩中的珠峰,那月夜里的春江,也有著奢侈華麗的美艷。但張若虛卻始終站在岸上、船頭或者畫舫里面,他所看見并極盡渲染的美,是水面上的,始終沒有“回頭一笑百媚生,六宮粉黛無顏色”那樣,媚得股骨酥軟、美得霸氣側漏。他月夜春江的美,是黛玉葬花式的凄然悲絕。隨著江水東去的,是落魄文人“一臉不問紅塵事,兩眼憤怨世俗人”那種虛脫的孤高,看似輕身灑脫,實則滿心怨尤。

郭毅曾披戎裝,領爵上校軍銜,轉業出列后也是府庫關餉、倉廩供食,絕無杜甫式悲涼凄境。他看沱江是順光直視的,也顯然經過了實地踏訪,從九頂山、從斷崖頭,一直“游泳”到瀘州。他攜手源頭那粒明凈的水珠兒,經丘陵、出山谷,進入長江,感受并領略了,因為自己的加入,大江東去時才顯得更加波瀾壯闊。然后,回頭眺望、思索、感念,反芻每一滴江水的質地和味道,于是就有了《沱江描述》。

“從一句鏗鏘晶瑩的誓言開始,匯聚涌起的激情/……/不可一世的奔忙!”就如軍人宣誓出征,《沱江描述》之一,《從九頂山順流而下的腰肢上》一開口,就喊出了沱江的使命:“分批次地與我身軀的完美喚醒甜蜜/或在細胞中找到肋骨間的歡快,用豐盈私處的密草/孕育闊大的水面,向我的更多悠長尋找新的起點……等待那些大風大雨……同時看到更多/需要的種子,在不同層面吸取充足的能量……追溯到/條條細分的小溪,看見更多的族民點亮燈盞。”

詩人是勤奮的,所以沱江也變得十分勤奮。“很早我就起身了。不管優雅的他者/從斷巖頭大黑灣捧出的清亮,如何粗魯地開/我都將辨認沿途的血骨……我的睡眠被拋棄,都因源于腰肢的擺動/讓更多汽車駛過一架架橫渡的橋,將我的失眠豎立蒼穹下/布滿因植被縱橫交錯的葳蕤,將我擠到悠揚過道中/充滿紛飛的欲望。”

恩格斯曾告誡他的同事和后輩們:把我們的觀點藏在字里行間。而《沱江描述》,不是政治的、不是商品的,而是生態的,它著筆藍色星球上的氣象萬千、著筆人間冷暖和休戚與共。

這是文學乃至文化的品質和生命的本源。

有了這個品質、有了這種生命力,郭毅方能從容地“以沱江的名字喊出一個個時代,并將更多的加冕橫在頭頂。”因為他“從不相信/夢是虛幻的”,他相信“有夢,才有沖動/才有預料的汛期。”(《沱江描述》之五,《高腔——川劇資陽河》。)

因此就有了《沱江描述》中溫婉柔美的沱江,有了沱江雄壯健美的兒子——川劇流派“資陽河”。沱江有容乃大氣,集廣而厚重,僅上游就有了毗河、青白江、湔江、石亭江四條支流,以至于血脈雜糅。

這不妨事,“在喧鬧中有多種口音,是我的兒女/雜交的良種,讓果實的各種稱謂旋聚于頭頂之上/為嶄新的建筑亭立華蓋,駛出車輛新生的馬達。”

想起來了嗎?“資陽河”已經醒來,他“呦—呵”一聲,就“要順著你的激浪,以鈸,以響鼓,以銅鑼……/撞出世間的花臉,為時代唱出所愿。”

沱江流域肥沃、豐美,這里的人們勤勞智慧,也善于享受。簡陽的羊肉湯、資陽的萇弘鯰魚、內江的蔗糖、自貢的鹽幫牛肉、富順的麻辣鱔魚,“鮮、香、甜、咸+麻辣”,無不香飄四季和遠方。

所以,沱江也稱“味道之江”,在世界上也獨此一江。自上而下,流長而味更濃,更烈。遠客們聞香下馬,最后,都醉倒在資陽陳色、瀘州老窖深褐色的土陶之中。

不知為啥,郭毅避開了這些,而是潑墨揮毫,描繪了一幅陰柔與剛勁相濟的大美長卷。

萊辛等歐洲哲學、美學先賢們,對畫與詩的區別早有界定,但在中國這塊土地上,詩和畫,何時分過家?很多偉大的詩人,同時也是畫家、書法家,甚至有著官員身份。他們筆下少有饑饉,而多呈仙神憧幻,或縹緲,如云霧、似細雨;或遒勁,如松干、似峭石;或雍容,如彌勒、似浮雕。

這是藝術家們,經歷了人生榮辱起落后,悟透了天地法則,悟出了人與自然需要和諧共生的理念而后升華,自然天成的藝術理論和作品。

如果說,《沱江描述》之一,《從九頂山順流而下的腰肢上》是沱江豪壯的宣言,那么,《沱江描述》之二、之三,即《她在住處的前庭招手致意》《為每個光芒的時刻》則是兩卷鐫入山川的長廊畫卷。

畫卷中,沱江是母性、慈愛的,也是柔美、感念的,她感念流域內的土地和蒼生。沱江滋養了流域,流域里的萬物蒼生又反哺了沱江,奉上了神圣的文明和圣餐。對于這種情懷的樸素呈現方式,她也不矯情、不矜持,反倒有些迫不及待。

“我現在就要起身,去她的住處/看她為我準備的一日三餐/她夏裝素潔,巧手如織,穿梭在水鳥環繞的前庭/以壯實的身軀擇出的萬叢佳肴,綠油油/傳來的清新氣息,是我熟悉的氣息。”(《沱江描述》之二,《她在住處的前庭招手致意》。)

沒有單方面的付出能夠久遠,久遠的都是彼此支撐、相互加持的和諧共生。

郭毅深諳此道,在組詩中融入了繪畫筆法,讓《沱江描述》沒有半點舞臺式的加泵強灌,而多了水的自然流動與潤物無聲。

與強制灌入眼耳的形而下手法相比,舒緩地在心房和血管里流淌,自是形而上的,更具有顛覆性。

“聽到她均勻的呼吸,從胸膛起伏反射的光/照出的熱愛,比佛的指點更為明確//……/留住的湖泊,明鏡般閃爍的五彩吉祥/就是我餐盤中精心的雕飾/我才胃口十足,填補著身體需要。”(《沱江描述》之二,《她在住處的前庭招手致意》。)

《沱江描述》組詩也是有情節的。由豪壯的宣言開始,到感念流域的反哺,再到擔憂流域土壤會“移情別戀”,最后放聲于資陽河的“呦—呵”“呦—呵”,使江有了人性、有了情感,跌出憂郁,宕起豪情。詩人也寄情于江、言志于江,“以沱江的名字喊出一個個新時代”。

末了,我要給郭毅和他的《沱江描述》點一個大大的贊。

石碉樓

責任編輯:黃瑞

審核:任建剛

版權聲明:資陽網是資陽新聞傳媒中心在互聯網上授權發布《資陽日報》、資陽廣播電視臺視聽節目的唯一合法媒體,歡迎有互聯網新聞發布資質的網站轉載,但務必標明出處“資陽網”和作者姓名;資陽市范圍內網站若要轉載,必須與本網簽訂協議。如若違反,資陽網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。
轉載要求:轉載之圖片、文件,鏈接請不要盜鏈到本站,亦不能抹去我站點水印。


下載‘今日資陽’APP 了解更多新鮮資訊

網友評論

文明上網,理性發言

全部評論 0條評論
    暫無評論
本周排行
adv

請先登錄

新年符号闯关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昆明站街女一般多少钱 武汉麻将技巧逢赌必胜 海南琼崖麻将 5分11选5走势 股票融资费用的计算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 今晚最准四不像图_相关词汇 贵阳微乐捉鸡麻将下 吉林11选5官方 云南十一选五近期的 哈灵上海麻将安卓下载 闲来贵州麻将 闲来麻将官网下载 在线股票操盘软件开 博贝棋牌娱乐